<acronym id="kc8mo"></acronym>
<acronym id="kc8mo"><center id="kc8mo"></center></acronym>
st
當前位置:首頁> 經典論文欣賞 > “致謝懷師恩”——2017屆本科生畢業論文最具特色致謝頁評審活動

“致謝懷師恩”——2017屆本科生畢業論文最具特色致謝頁評審活動

京師學工2020-12-06 08:00:31

畢業論文的撰寫紛紛完成,畢業生群體即將踏上新的征程,畢業論文致謝頁里飽含著對母校的不舍、對師長和同學的感謝。為展現畢業生致謝頁的特色與風采,進一步在畢業生群體中加強感恩教育,引導畢業生群體感恩母校、感恩師長、感恩同學,本科生工作處開展“致謝懷師恩”——2017屆本科生畢業論文最具特色致謝頁評審活動?;顒釉u選出了一批優秀作品,以下便是優秀作品展示。??????

2013 哲學學院 李靖新弘

四年前,憑借小語種的招生名額,我從浙西南的山區小縣城得幸進入北師大。而有驚無險地進入人文科學實驗班似乎更是一件幸運至極之事?;叵脒^去的四年,我似乎每天都在奔波忙碌,似乎做了很多的事兒,但又發現我似乎什么都沒有做成——就連一開始最篤定的小語種學習,也因為種種雜事而被擱置,以至于三年后學術研究迫切地需要這些語言工具時才又匆忙拾起。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記得第一次本科新生導師見面會時,魯克儉教授聽聞我是外文學院日語系轉系生時的激動。他勉勵我一定要多讀原著、多學語言。而今回想起來,總覺辜負了他當時的厚望。

承蒙魯老師厚愛,他雖事務繁忙但每周仍會雷打不動地抽出時間與我單獨交流。大一時,我最期待的事就是每周周五下午前往主樓八樓馬哲教研室與老師句讀文本,而每周最擔心、最害怕的卻也是交流文本。毋庸置疑,魯老師是一位非常嚴格又非常負責的導師,他給予我的學術啟發是前所未有的,對我進行的學術鍛煉也是大有裨益的。

在導師的啟發下,我大膽地選擇了“烏托邦實驗”這一國內尚未充分研究和引起重視的課題申報國家級大學生創新項目,期望探尋“好生活”的意義與實現途徑??梢哉f,神秘的“烏托邦”在中文語境下總呈現著難以名狀的晦暗,而“烏托邦”研究又似乎總會伸向人類社會政治歷史的隱痛之處。鑒于此,小組成員們(包括我自己在內)一開始接觸“烏托邦實驗”這一話題時都有一些抵牾和不安。然而,隨著課題研究不斷深入,特別是與畢唯樂師姐、卞愛迪同學無數次“頭腦風暴”以及實地考察國外烏托邦實驗和安徽“碧山共同體”后,我愈發感到“烏托邦”的無窮魅力,體會到為“烏托邦”正名的學術價值。

大三學年論文選題時,我再一次義無反顧地選擇了“烏托邦”這個多少有一點敏感的主題,以期深化前期的研究。與項目不同,學年論文的寫作不再只是史實梳理和實證調查,它更多地逼迫我回到馬克思的文本中去尋找“烏托邦”的答案。正是在這為期半年的閱讀和寫作中,我得以第一次真正地進入了馬克思文本的語境領略其思想原貌的魅力。

在2016年9月的導師交流會上,當我表示希望繼續以“烏托邦”為話題完成本科畢業論文時,卻被魯教授及時叫停。他希望我做一個更有挑戰性,也更能鍛煉學術能力的題。在反復“討價還價”后,我最終步入了“馬克思學”的“叢林”。

在我面對海量文本一籌莫展之際,心理學部符植煜同學“雪中送炭”,主動編寫程序幫助我從浩瀚的文獻清單中快速地提取了有效信息。常佩瑤師姐、鄭昊同學、王征同學也毫不吝嗇地將文獻數據庫和知識圖譜可視化的操作方法和使用心得傾囊相授。沒有他們的幫助與指點,或許我在整理“馬克思學”書目志的過程中會花費更多不必要的時間和精力。

當我開始瀏覽這些外文材料的時候,我驚奇地發現,一些英語母語者采用了極其晦澀的書寫方式?;逎奈淖直硎?,使得理解的難度極大地增加。有時候,我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閱讀的究竟是不是英語文獻。遇到難以把握的內容,我曾多次和程康笛師弟、王棟師弟交流,以至于英語系的程康笛師弟甚至戲謔我選了一個外文學院的畢業論文選題。此外,由于西方“馬克思學”的內在復雜性,接觸德語、俄語、法語材料似乎又是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在這方面,江天岳博士、施夢師姐、常玉凱同學、黃升濤同學、葉江源師弟發揮外文優勢協助我清除了小語種障礙,使得我面對陌生的文字時依然能淡定從容地繼續研讀。

吳劍鋒師兄曾在他的碩士論文中提到,他不怕辛苦,就怕因為天資愚鈍而無果而終,完成的是一篇沒有任何學術含量,一篇永遠沒有人會看的論文。這句話引起了我強烈的共鳴,毫無疑問,論文寫作是艱辛的,但絕不能因為艱辛就草草了事,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論文的讀者(如果有的話)。畢業論文寫作時,我無數次地考證和查閱有時只是為了確保一個書名、一個人名、一個年份不出錯,一段兩三百字的段落“優哉游哉”地寫上一兩天也是常有的事。清楚地記得,四月上旬我找了整整兩天的資料,卻只為了一條注釋——準確地判斷第一個法文完整版《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出版的時間。有時候,我寫的腳注比正文還長,僅僅就著作版本的考證就反復多次,甚至一直到論文交稿還在不停地根據新文獻復核舊材料。

然而,論文寫作也是幸福的。家人的眷注、師長的關懷、同學的關心、朋友的鼓勵都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四年間,給予我指點、幫助、關照的人不計其數,難以逐一羅列,感謝之情似乎也難以言表。正是由于他們以及正在閱讀的“你們”的存在,讓我有勇氣在學術研究的道路上繼續走一程。


兒時,初讀楊萬里的《過松源晨炊漆公店》,我嘲笑他的樸素。而如今,完成大學四年的學業后,我似乎才剛剛開始明白“正入萬山圈子里,一山放過一山攔”的真正內涵?!皠罹珗D治,勤奮耕耘”,這是學校對我們勵耘學子的期望和要求。大學四年一晃而過,感覺自己與學院的培養目標仍然相去甚遠。但無論如何,既入萬山圈子中,就當一直在路上。

最后,再次感謝魯克儉教授的學術洞見,讓我能與“烏托邦”相遇,與馬克思“對話”。也正是他這種實事求是、精益求精的學術精神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的學習方式與生活態度,使我放下好高騖遠之迷思,愿意腳踏實地做力所能及之事,于平實之處見精微之義。

李靖新弘

2017年5月

于北師大西西樓




編輯丨謝萬明昱





捷报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