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c8mo"></acronym>
<acronym id="kc8mo"><center id="kc8mo"></center></acronym>
st
當前位置:首頁> 經典論文欣賞 > 好 文丨錢鐘書的牛津碩士論文,光看題目就給跪了

好 文丨錢鐘書的牛津碩士論文,光看題目就給跪了

DearMentor2020-11-30 16:55:51


題圖:錢鐘書先生本科畢業證書


凡在國外待了一陣的人,難免有語言上的無奈。


國語水平不斷退步,詞不達意和提筆忘字成了日常,而這外語上,又陷入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境地,寫篇正經的論文勉強,若要講究表達修辭,文化積累的短板就像枯水期的沙洲,彰顯無遺了。


有了這個困擾,我就想到了歷史上的各位。


民國的一群人早成了腳踏東西文化的典范,仿佛這個問題就不曾有過。


作為一個“存疑派”,我是要把當年人的東西找出來,尤其是被公認為“大家”的,瞧一眼他們當年的英文水平。


地緣上,錢鐘書自然成了我最方便的目標。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給飽蠹樓(Bodleian Library,即牛津大學總圖書館,通譯博德利圖書館。“飽蠹樓”是錢鐘書先生當年的雅譯——群學書院注)寫了一封信,寫明要一位中國學者 Qian Zhongshu 于本校一九三七年畢業論文的原稿。


不久就收到了回信,說沒有查到,那個年代的論文未入電子檔案,而且這篇論文在一九九八年出的一本書中收錄過,可直接去借。


我自然知道現代印刷的版本,但文藝病犯的時候,就是想要捧著原稿的歷史感。


既然找尋不到,這事我就當過了,也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兩周后又收到郵件說,你要找的論文是 Chung-Shu Chi’en 的吧,那個我們有。


哎!沒文化真可怕!


錢鐘書三十年代的時候當然用的威瑪氏注音,我發去的拼音當然查不到。我紅著臉回了信,揣上紙筆奔往檔案館。


拿到那本來自上世紀的線裝論文原稿時,就像到了藏寶圖指明的終點。



錢鐘書碩士論文原稿封面


先看了一眼標題,就嚇到了:


“十七和十八世紀英語文獻里的中國”(China in the English Literature of the Seventeenth and the Eighteenth Centuries)


這題目別說是碩士論文(錢老當年的學位等同于現在的 M.Litt,楊絳翻譯作“副博士”,可算是研究型碩士),就是博士論文,拿去導師那里估計也是被一頓臭罵,打回重來。


即便是當時,論文也是往偏僻窄處著力,才不至于太過寬泛,難以下筆。


一篇論文要跨越兩百年的文獻,難以想象。


錢鐘書在前言就給了個下馬威——在引用了法國人 Pierre Mertino 和德國人 Adolf Reichwein 后,他說,“相關主題的作品至少我在英文文獻中還沒發現,正巧為論文的研究提供了空間”。


這文獻綜述寫得霸氣。言下之意,我的研究方向,凡是拿英文寫的文字中都沒有,找到其它語言中倒是有,不如我就拿英文寫一寫吧。


全文中暗藏不少這樣的語氣,時不時地諷刺一下英語作家跟在歐陸作家屁股后面辛勤翻譯的往事。


引用的選擇也頗為有趣,比如,談到文獻中就中國人高傲的描寫時,就引用十七世紀英國人耳聞的中國世界觀:


歐洲人有一眼,我們有雙眼,而其余的世界都是瞎的。(The Chinese say, that we Europeans have one eye, themselves two, all the world else is blind.)




當然,考證的功夫更深厚。


每一頁的幾處引用,全篇下來,跨越兩百年,甚至提到了二十世紀初的文章,不免讓人嘀咕,在沒有電腦、google scholar 或者關鍵詞搜索的當年,錢鐘書是看了多少書。

舉個例子,錢鐘書在文中考證了十七世紀英國的文獻記載上第一位中國人。?


在 Life and Times of Antony Wood 這本書里,他看到牛津大學的東方學學者 Thomas Hyde 和詹姆斯二世在一六八七年九月的對話紀錄,其中提到一位在牛津的中國居民。詹姆斯二世還收藏了一幅這位中國人的畫像。Thomas Hyde 自稱從這位中國人身上學了“不少東西”。


但這個中國人是誰呢?Hyde 學到的“不少東西”又有哪些?


圍繞 Wood 和 Hyde 的著作,錢鐘書繼續找下去,他發現 Hyde 有一些未完成的書稿計劃,其中提到了這位中國人的名字“Shin Fo-burgh”,而學到的“不少東西”則是中國的測量單位。Hyde 在一六九四年出版的書中還提到了中國的圍棋和骰子。這樣一來,考證才算告一段落。


而我最關注的文采呢?


廢話少說,我們直接上原文吧。先看看這段總結陳詞,排比用得和流水一樣:


“The general verdict of eighteenth century English writers on the Chinese civilization is ‘stationary’. Their general verdict on the Chinese ‘genius’ is ‘inferior to the European in science’. Their general verdict on Chinese character since Lord Anson’s voyage is ‘wily and crafty’. Their general verdict on the antiquity of the Chinese is ‘boastful and pretentious’. If this is reaction against the popularity of the Chinese taste in their actual life, it is surely one with a vengeance.”(十八世紀英國作家的臆斷,言及中國文明必談“停滯”,言及中國智慧必然“落后歐洲科學”,Anson 王爵環游后的中國性格是“狡猾詭詐”,中國的古老是自欺欺人。如果這是對他們現實生活中國風格流行的一種反應,那這反應想必是帶著些忿恨的吧。)


當然,錢式幽默的句子是少不了的。談到不將翻譯作品納入考察范圍時,錢老把這稱作是“紳士的共識”(Gentleman’s agreements):

“Common sense and literary ethics seem to agree on the point that compilation is one remove less from original composition than translation, notwithstanding there might be more fundamental brainwork is a conscientious translation than a perfunctory compilation.”(常理和文學倫理都同意,編撰比翻譯更近于原著的創作過程,雖然有時候一個嚴謹的翻譯可能比敷衍的編撰需要更多的大腦耕耘。)


寫到這句的時候,想必青年錢鐘書也會不由一笑吧。


論文的最后,錢老還給學科化給了個評語,“(漢學)專業化的弊端在于,本專業的學生懂得越來越多,大眾卻越來越冷漠。這個話題(漢學)已然不再是人文熱情的一部分了”。正如絕大多數學科今日所面臨的場景一樣。


本文系轉載,來源于曉宇的世界圖景(WeChat:luxiaoyu-worldviews),Dear mentor誠意推薦。



DM一站式高端申請服務:點擊圖片查看詳




近期精品課:點擊圖片查看詳情





近期福利:點擊圖片查看詳情


饅頭會在每周一至周五集中給大家發福利,私信后請稍等一下,福利會在兩個工作日內(工作日不包括周六、周日)乖乖躺在你微信噠~



Dear mentor是一個留學申請咨詢P2P?平臺,搭起你與1000+頂級學府及企業人士的溝通橋梁。文書修改、申請規劃等費用在200-2000RMB,低至傳統中介價格的1/20。


點擊“閱讀原文”,登錄官網www.dearmentor.me,直接預約1000+來自哈佛,耶魯,劍橋,牛津等頂尖學府學姐學長!

捷报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