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c8mo"></acronym>
<acronym id="kc8mo"><center id="kc8mo"></center></acronym>
st
當前位置:首頁> 論文百科 > 論文大燜鍋 | 論文節選:我國官員治理文獻綜述 by 陳碩和朱志韜

論文大燜鍋 | 論文節選:我國官員治理文獻綜述 by 陳碩和朱志韜

論文大燜鍋2020-12-03 09:31:28

陳碩、朱志韜:《相對績效考核與自由裁量權:中國縣級官員治理考察》,《經濟學季刊》,已接收。


注:做一點基礎的文獻整理工作...


周日聆聽英國搖滾組合Dire Straits演唱的Sultans of Swing (1978)。該曲中的吉他solo被Rolling Stone雜志評委有史以來最偉大吉他歌曲第32名

牛逼...


這是論文大燜鍋的一篇論文節選:


基于經濟績效考察中國官員治理的分析視角借鑒了企業管理理論 (Gibbons andMurphy, 1990; Jenter and Kanaan, 2015)。該領域學者認為中央集權制下的中國政府內部治理結構與企業間存在諸多相似之處:政治上的集權保證上級政府可以像董事會那樣制定激勵規則來激勵下屬(Edin, 2003;Landry, 2003; Xu, 2011);同時,中國地方經濟的M型特征使得地方經濟結構相似進而為官員間績效考核提供了可比較的制度基礎(Qian and Xu,1993; Maskin et al., 2000)。而改革開放后的經濟分權的確使得地方官員像公司CEO那樣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以創造更好的績效(Qian and Xu,1993a,b);但和現代企業中管理科層間存在的委托-代理問題類似,上下級政府間同樣存在信息不對稱問題(Huang, 2002)。經濟績效因此成為上級政府考察下級官員治理質量的重要指標,而現有文獻正是從該角度加以展開。


在針對該問題的早期研究中,Bo (1996)以及Maskin et al. (2000)等均發現省的經濟發展水平和省級領導人晉升及政治地位間存在顯著關系。對績效-晉升關系進行系統檢驗且影響最大的研究則是Li and Zhou(2005)?;谥袊?/span>1979-1995年的省級經濟增長與官員調動數據,該文發現省級領導人晉升可能性隨著其GDP增長率的提高而增加:實證發現,平均經濟增長率每增加6%,省級領導人晉升概率的增加量是平均晉升概率的33%。Chen et al. (2005) 在上述基礎上,利用1979-2002年的擴展數據進一步明確了經濟績效對于官員晉升的重要作用。喬坤元(2013a)同樣基于省級數據對不存在晉升錦標賽機制、存在以經濟增長為主要考核內容的晉升錦標賽機制存在考核指標不局限于經濟增長的晉升錦標賽機制三種可能進行了對比分析,發現只有經濟增長會顯著正向影響官員晉升概率。在理論方面,周黎安(2007)系統地討論了晉升錦標賽作為一種治理模式所具有的特征及影響,論證了在地方政府之間引入競爭并加以高度可信的獎懲承諾后,地方官員為追求晉升會努力創造更優的經濟業績。后續大量針對中國地方政府及官員行為研究以上述官員晉升錦標賽理論作為前提,但也有研究質疑該假說的成立。


質疑從理論本身及實證證據兩方面展開。就理論本身來說,陶然等(2010)認為以GDP中心的績效考核制度在威權國家不存在現實基礎:將考核指標明確化會威脅上級對下級的人事控制;此外,作者認為真正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的是省級以下政府官員;另外一種解釋中國官員晉升的假說是派系理論:影響官員是否晉升的關鍵因素是和上級官員的派系關聯(Shih et al., 2012)。該假說在政治學領域影響力較為廣泛。當然也有學者持調和性意見,認為在省級領導的晉升過程中政治關系和經濟績效發揮了互補性作用(Jia et al., 2015);Choi (2012)進一步發現這種互補更多體現在省委書記身上,對省長而言則是經濟績效的作用更為明顯。就實證方面來說,1978-1986年的GDP數據是由后期統計數據推斷獲得。同時,核心被解釋變量的晉升指標如何定義存在一定模糊性。


后續研究基于近期地市級數據對該假說展開進一步檢驗,其結論也有別于最初的發現。楊其靜和鄭楠(2013)利用2003-2012年地市級黨委書記數據的研究發現經濟增長對官員晉升的作用并非線性,而是存在門檻效應:省內經濟增長率排名前10的市委書記比10名之后的市委書記擁有更高晉升概率,但該作用對10名之內及10名以后的市委書記并不顯著。同樣基于地市級數據,姚洋和張牧揚(2013)的研究同時考察了官員個人能力和經濟績效的晉升作用。該文發現經濟增長率的作用并不顯著,決定官員晉升的因素是個人效應(能力)。同時,能力作用也存在異質性:對市長晉升有顯著作用,但對市委書記作用不明顯。羅黨論等(2015)則發現高于周邊及前任的經濟增速會提高官員的晉升概率。Wu et al.(2014)主要關注和前任的績效差異并也得到了類似的結論。喬坤元(2013b)對比分析了省市兩級黨委書記的晉升決定機制,發現GDP增長率對官員晉升有顯著的正向影響,而這這種影響程度在市委書記身上更大。雖然上述研究發現有利于加深對中國政府人事治理的理解,但不一致的結果意味著對該假說還有進一步檢驗的必要??紤]到現有大量針對地方政府及官員行為的研究將官員晉升錦標賽視作為理論假說,在實證上廓清晉升實際決定因素便具有學術上的急迫性。同時,對該問題的探索也有利于我們理解經濟轉型過程中呈現出的社會經濟特征。


2 省、地、縣級經濟異質性比較

注釋:變異系數(Coefficient of Variation)是標準差與平均數的比值,即將標準差按照均值進行標準化。這樣既可以衡量數據的離散程度,同時也可以排除平均水平大小的干擾。省級變異系數是先求各省內各個地級市之間的人均GDP變異系數,再以省為單位取均值。地市級則是先求各地級市內各個縣之間的人均GDP變異系數,再以地級市為單位取均值。




廣受歡迎的微信公共帳號“論文大燜鍋”每日推送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及自然科學期刊最新內容。本帳號由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陳碩教授及其團隊負責。歡迎媒體及學界與我們展開內容合作,聯系郵箱paperexpress@sina.cn。查看以前推送:點“論文大燜鍋”并選擇“查看歷史消息”。搜尋賬號:PaperExpress或掃描二維碼如下:


捷报比分